<table id="erjji"><option id="erjji"></option></table>

  1. <table id="erjji"></table>
    1. <pre id="erjji"><ruby id="erjji"><menu id="erjji"></menu></ruby></pre>

      唯一一個第十二章(作者:韻云,原創,嗶哩嗶哩獨家首發,輕推理,純愛,長篇)

      2023-09-08 15:12:25       來源:嗶哩嗶哩

      第十二章秦玫的供述上

      顏慕恒繼續問秦玫:“你幫林東圃都做了些什么?”

      秦玫猶豫著反問:“顏警官,你們會不會因此把我抓起來?”


      (資料圖片)

      “那就要看你做的事涉不涉及違法犯罪了?!?/p>

      “我可能……”秦玫低頭揉著自己的袖口,顯露出些許恐懼,她說:“確實做了違法的事情,但我保證,做之前我真的不知道那些事是違法的,顏警官,我被林東圃騙了,你們要相信我!”

      看著秦玫的樣子,顏慕恒不置可否,這些年他抓捕過很多犯罪分子,大多在證據未出示前都會如此辯駁,假裝無辜,所以顏慕恒并不相信秦玫的話,除非對方能拿出讓他信服的證據。

      他一邊示意秦玫不要廢話,繼續往下說,一邊觀察著身邊的老夫婦,老人家有些坐立難安,大概是因為自己強行把他們留下一起聽的緣故,這種情況很容易讓人胡思亂想,尤其是與刑事案件掛鉤的事情。

      顏慕恒趁著秦玫不注意,輕輕拍了拍老頭的手背,低聲對他說:“不要擔心,我只是想讓你們聽聽小姑娘的口供,我猜測其中有些部分可能會讓你們想起些什么,如果真是如此,那你們提供的信息就非常重要了?!?/p>

      “哦,我明白了,警察先生,我們會仔細聽的?!崩项^立刻回應,明顯臉色緩和了許多,老婆婆聽不清他們在說些什么,想問,被老頭及時制止了。

      秦玫自然也聽不清顏慕恒在說些什么,因為她跟顏慕恒的距離是在場人員中最遠的。

      稍稍前傾身體,秦玫開口說:“一年多以前,我在一家私營鞋帽廠做辦公室文員,有一次,老板讓我跟業務員出去送貨,就在送貨地點我遇到了林東圃,他在那里打零工,主動過來幫我們搬貨,很熱情。一來二去,我們就認識了,但我們交往不是因為這次偶遇,而是那個業務員牽的線?!?/p>

      “把業務員的姓名,你們公司名稱和送貨地點的名稱地址告訴我?!鳖伳胶隳贸鲇涗洷?,問秦玫。

      “業務員叫吳鋒,據說與林東圃認識很多年了。我們廠的名稱叫紋繡鞋帽廠,規模很小,只有兩間廠房,位置就在郊區東土路路口往西一點點,過去就能看到廠門。至于那個送貨地點,我只記得是家生活用品批發站,其他就不記得了,因為當時過去根本就沒仔細看?!?/p>

      “你現在還在紋繡鞋帽廠工作嗎?”

      “不是,和林東圃交往后,就不做了,林東圃答應每個月固定給我三千元,還幫我介紹了份更輕松的工作?!?/p>

      “在哪里?”

      “就是隔壁的那家寵物用品店,我一開始相信了他的話,很快從廠里辭職,可到這里才發現寵物用品店早就關張了,我質問過林東圃,他的理由是不這么說的話,我肯定不會答應辭職,他希望我能搬到他家附近去居住,方便兩個人經常往來?!?/p>

      “那你搬了嗎?”

      “沒有,我現在住的地方是父母出錢租的,我要搬走的話,怎么跟父母解釋呢?再說我還沒把自己跟林東圃交往的事情告訴他們呢?!?/p>

      “后來呢?”

      “交往一段時間后,林東圃就告訴了我他跟趙斐還有吳曉的關系,趙斐整容改名字的事情,也是他告訴我的,當然都是在我們獨處時說的,吳曉和趙斐本人應該不知道這些。他再三告訴我自己對我是真心的,所以才會把秘密和盤托出,希望我幫他跟蹤趙斐,也就是林璐玫,看看對方瞞著他究竟在做什么?”

      “當時我很猶豫,因為跟蹤別人是要負法律責任的,我可不想被抓起來,后來他看我實在不愿意,就說自己跟趙斐同居是假的,每天晚上,他都會從這邊離開,去另外租的房子睡,如果我同意的話,他可以跟趙斐說,讓我也住過來。還強調我那邊房子不用退租,所有租金他可以補貼給我?!?/p>

      “我問他趙斐會愿意嗎?因為他自己說跟趙斐還沒分手,現在又講這些莫名其妙的話,讓我很難相信他,可他卻說沒關系,很快我就能明白事情的原委。我看在多出來的租金份上,就答應了他,畢竟每個月能多收入近兩千塊錢,對我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?!?/p>

      “林東圃靠打零工能負擔的起嗎?”顏慕恒問。

      秦玫說:“他的主要收入來自于幫別人偽造各類證件,這是后來我聽說的,不確定是不是真的,因為我從沒看到他做過?!?/p>

      “聽誰說的?”

      “趙斐啊,我搬過來后,才發現趙斐與他的關系非常冷淡,兩個人甚至常常一句話都沒有,林東圃就像他自己說的那樣,從不在這邊過夜,而我,住了幾天后也受不了趙斐的態度,決定搬回去,這回林東圃沒反駁,但在臨走時,趙斐突然拉住我悄悄說了林東圃的事情,并告訴我,林東圃的交易地點就在她家地下室里?!?/p>

      “趙斐跟你說是在什么時候?”

      “幾個月前?!?/p>

      “再具體點?!?/p>

      “嗯…大概是五月份的時候吧,具體幾號我真的不記得了?!?/p>

      “后來你搬回去了嗎?”

      “沒有?!?/p>

      “為什么?”

      “因為那邊的房子沒人住,房東發現后跟我父母說了,我父母打電話過來問我怎么回事,沒辦法,我只好謊稱自己租到了更便宜的地方,還沒來得及跟他們說。所以那邊就不可能再續租下去了,我只能留在趙斐家里?!?/p>

      “林東圃聽說這件事后,不愿意再給我額外的房租,暫時我又找不到新的工作,因此只好幫他干一些雜活,就是每天在地下室里粘貼舊書本,他除了一開始答應的三千元錢,再給我加了一千,但他不肯告訴我粘貼舊書的原因是什么?!?/p>

      “我反復看過那些書,除了破舊外,也沒什么特殊的地方,所以就答應下來了。這幾個月來,除了工作枯燥點,他對我倒還算殷勤,像個男朋友的樣子,趙斐也沒再說什么。差不多一周前,地下室的一側墻壁突然倒塌了,差點壓倒我,我才發現地下室下面還有空間?!?/p>

      “林東圃聽說后立刻找來磚塊和水泥,自己把墻壁修復了,他干這種事很在行,可能以前做過吧。這時我才開始相信趙斐的話,覺得林東圃確實在做不法的事情,之后幾天我瞞著林東圃進入過幾次地下空間,想找他的證據,結果沒找著,反而今天凌晨被林東圃發現了?!?/p>

      “對了,吳曉就是在墻壁倒塌后住過來的,趙斐也是幾天前才搬走的。被林東圃發現后,我們在地下空間里爭論了很久,直到吳曉跑進來說發生了兇殺案,我們才驚覺小巷里多了好幾個警察,開始不知所措?!?/p>

      “林東圃問吳曉死的是誰?吳曉說不清楚,但我從她看林東圃的眼神中,察覺她沒說實話,也許死者是他們兩個都認識的人,只是不能告訴我而已。林東圃沒有自顧自離開,他拉著我爬進小巷,假裝一對正在交談的情侶,希望能夠蒙混過關,但還是沒逃過警察的眼睛,當顏警官你向我們走過來時,林東圃就一把把我推進了背后隱藏的地方,我當時怕得不行,等林東圃被帶走,你進入地下空間后,我就跑了?!?/p>

      “顏警官,我問你,如果你們查出林東圃確實在做犯法的事情,那我會不會被牽連?”

      “現在我不能給你明確答復,要等林東圃和吳曉說出實話后,才能確定?!?/p>

      “為什么?我確實事先不知道林東圃犯法??!”

      “可你聽說林東圃在非法偽造證件后,沒有立刻報警?!?/p>

      “可是趙斐當時告訴我的時候,我并不相信她,這難道也算知情嗎?”

      “好了,秦玫,你稍安勿躁,接下來我還有幾個問題要問你?!鳖伳胶阏f完,轉向了老夫婦,“老先生,你們也仔細聽一下我的問題,無論想到任何事都可以跟我說,不用去管跟案件或者秦玫說的話有沒有關系?!?/p>

      “好?!崩戏驄D簡單回應,打起了精神。

      那么接下來顏慕恒還會問什么呢?老夫婦又能給他提供什么證據呢?現在林璐玫的真實身份已經出來了,林東圃和三個女人都有關系是肯定的,不管秦玫說的是不是實話,林東圃都脫不了干系。

      在繼續描述現場情況之前,我們要回到法醫驗尸間來看看莫海右這邊的進展。

      關鍵詞:
      x 廣告
      x 廣告

      Copyright @  2015-2022 海外生活網版權所有  備案號: 滬ICP備2020036824號-21   聯系郵箱:562 66 29@qq.com

      一本到卡二卡三卡免费高清视频,日本一卡二卡3卡四卡免费,国产精品热久久无码AV,一卡2卡三卡4卡网址在线,欧美一卡二卡四卡无卡国色天香
        <table id="erjji"><option id="erjji"></option></table>

      1. <table id="erjji"></table>
        1. <pre id="erjji"><ruby id="erjji"><menu id="erjji"></menu></ruby></pre>